七国集团峰会贸易气候问题分歧大 勉强发反恐声明(2

2017-05-30 04:07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科恩对记者说:“我认为他(特朗普)倾向于理解欧洲的立场”,“正如你了解的那样,美国双方的立场都十分强硬。”

  此前,特朗普当着欧盟的面炮轰人非常坏(bad, very bad)。德新社指出,因为特朗普的态度,为期两天的会议趋向崩溃。有人士特朗普G7峰会的功能与作用。。

  在过去的十多年间,G7集团对气候变化造成的多次表示认可。其他领导人希望特朗普遵守美国对两年前签署的巴黎协定的承诺,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欧盟委员会容克说:“我们认为必须全面执行巴黎协定。”

  自然资源委员会国际项目主任施密特表示,“这样一个重要的发达国家组织不就气候变化问题发出明确的信息,十分罕见。”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科学研究确证气候变化的条件下,应对气候变化属于全球关键性公品,需要国际社会提供大量的资金、技术、资源予以支撑。此前,美国在奥巴马主导下成为事实上的气候变化应对公品的主要支持者和提供者,但如果美国退出巴黎协定,那么就意味着美国将从全球气候变化应对公品的主要提供者变为主要“消费者”,这将大大削弱这一全球公品的供给能力,并波及其他国家的供给意愿,最终将可能在根本上目前的气候变化应对体系,进而直接打击巴黎协定的有效性。这是国际社会整体上无法接受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共同原因。

  其次,从区域和国别层面上来看,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也分为几大集团,其中美国与欧洲等国家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结成“雄心”集团,以及在历届谈判大会上形成的“伞形集团”等等。这些由发达国家组成的集团,其背后的实质是,美国与欧洲等发达国家在气候变化应对问题上,形成了具有一定共同利益和主张的“统一战线”,从而在事实上左右和影响着全球气候变化应对的进程和决策,并共享这一进程和决策所带来的各种收益。为此,以英法德为主的欧盟力阻美国退出的真实意图在于,要继续与美国的气候同盟关系,以在气候变化应对上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和决策权。

  峰会期间,欧委会容克特朗普的确发出了抱怨,不过他指出,特朗普并没有进行侵略性的炮轰,交谈是在具有建设性气氛中进行的。

  除了特朗普之外,这次G7峰会上还有三张新面孔: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还有意大利总理真蒂洛尼。他们都是首次参加G7峰会。总理默克尔则是最老资格。因为曼彻斯特恐袭案,梅计划在周五晚间返回英国。